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歡迎光臨! 學員姓名:  密碼: 注冊 | 忘記密碼?
 
     
 超出人所預期、極不可能發生的事件發生了,這就叫“黑天鵝”。
發布者: admin 發布時間:

2009-6-18 10:47:45

  愿景的“奢侈”屬性
  愿景是企業更高層次的追求,介于信仰與追求之間,是企業的中期追求,類似于人們常說的理想,愿景比信仰低一個層次(信仰通常是永恒不變的),但比追求高一個層次(追求通常是短期的)。愿景的存在是為了激勵那些已經過上中產階層生活的人們繼續往前走,為了一個更遠大的理想去奮斗,為了非物質利益去奮斗,以體現人的價值,一般是看未來10~20年。按照馬斯洛的人性模型,當人們不再為衣食住行而煩惱,不再為安全而擔心的時候,就會逐漸把注意力轉到受人尊敬,去追求非物質利益,直到自我實現。所以說,談論愿景是有前提條件的,不是處于什么階段的企業都可以談論的,否則愿景只會流于形式,無法起到激發人們內心動力的作用。
  面對今天這樣一個動蕩的市場和環境,人們的貪婪暫時受到了壓抑,但是充滿了恐懼,大家急需找到一個良方來擺脫恐懼。其實恐懼和貪婪是對孿生兄弟,沒有貪婪就不會有恐懼。那么,愿景是否可以幫助中國企業擺脫恐懼呢?答案是肯定的。當一個企業有了明確的愿景,其境界就變了,不再為今天、今年甚至明年的業績擔心,而是為了一個更遠大的理想和目標奮斗,就像大海中航行的船只看到燈塔一樣,盡管航行途中有曲折,有波浪,但是這一切都是正常現象,大家可以用平常心從容面對各種挑戰。
  愿景絕對不是老板一個人的事,而是全體員工共同參與、共同設計的美好藍圖。記得我1986年加入惠普不久,中國惠普在1988年做出了第一份公司愿景,那幅畫面至今讓我記憶猶新,其中的一個理想就是有朝一日中國惠普要成為在中國最受人仰慕的企業。正是為了這樣一個非物質利益目標,當時的中國惠普員工共同努力,共同奮斗。盡管當時中國并沒有這樣一個評比(在美國已經存在多年了),但是公司員工都相信早晚有一天中國會有這樣的評選,而在一家令人仰慕的企業工作無疑是令人羨慕的事,那時候我們的收入并不高,但是大家都不是因為錢而工作。直到2001年,大家的理想實現了,中國總算有了最受人尊敬的企業評選,從第一屆開始,中國惠普一直都是中國最受人尊敬的20家企業之一。可以說,“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從提出這個愿景到實現自己的理想,中國惠普用了整整13年的時間,這不是急功近利的企業可以想象的一件事。
  其實,在中國這樣一個拜金主義非常嚴重的市場環境中談論愿景,似乎過于“務虛”。正因為如此,有愿景的企業就顯得難能可貴,如果一個企業有真正的愿景,自然就不會出現三鹿這樣的問題,如果一個企業真正有愿景,就不會為了發展速度而放棄企業的道德底線,因為追逐金錢是沒有底線的,而追求受人尊敬是永恒的。當然拜金主義的流行也與媒體的誤導有關,因為絕大多數媒體的評比(除了最受人尊敬的企業和年度雇主以外)都是看企業的經營業績。在中國,不管企業采用什么手段,只要賺到了錢,就是好樣的。不管是賣假藥的,還是忽悠人的,是官商勾結的,還是貪污腐敗的,只要有了錢,就會成為媒體追捧的對象,成為名人,所以才出現了“噸位決定地位”這樣一種奇怪的現象。人們為了有地位,只好超速成長,甚至不惜一切代價違背自然規律去盲目擴張,直到東窗事發。
  為什么會這樣“集體無意識”?記得很多年以前,我與一位企業家談過這樣一個話題,就是為什么民營企業都急于做大,做大了到底有什么好處。那位企業家告訴我:如果你想與縣級領導做朋友,至少要做到10億元的營業額;如果你想與市級領導做朋友,至少要做到100億元;如果你想與省級領導做朋友,至少要1000億元。說穿了,這就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政治化傾向,在中國這樣一個幾千年以來都是官本位的環境中,衡量一個企業家成敗的標志,不是企業是否有愿景,也不是是否受人尊敬,更不是給消費者提供了什么獨到的價值,而是能否當官,尤其是成為各民主黨派的官員、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這就是很多人的追求。不過存在就是合理的,當官在中國有很多好處,比如自身的安全性會提高,比如找企業麻煩的人會減少,比如會獲得更多的尊嚴和信任。
  在市場經濟的環境中,有四個不同層次的企業:第一個層次是剝削型的,處于資本的原始積累階段,為了老板(及家族)的個人利益,企業不擇手段地剝削員工,這在珠三角和很多以加工制造型企業為主的地區并不少見;第二個層次是自私型的,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就開始考慮把好員工留住,因為好員工能幫助企業賺錢,即使是為了老板自己的利益,也要把一些員工哄好,盡管出發點還是自私的,但是員工總算感受到了老板的一些“善意”;第三個層次是互利型的,企業成長到一定階段,逐漸得到了社會的認同,得到了政府的認同,老板開始有點安全感了,這時候他們才可能從長計議,考慮戰略問題,考慮建立一種相對公平的利益分配機制,讓大家一起分享企業的成功,分享利益,為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所以很多企業開始搞期權,搞員工持股;第四個層次是回饋型的,企業發展到相對成熟的階段,老板的生活已經穩定在富裕階段很多年,并得到了很多榮譽與業界的認同,企業家在當地也獲得了社會地位,這時候人生進入追求自我實現的最高境界,他們開始考慮如何回饋社會,回饋員工。我認為,至少要達到第三個層次和階段,企業才具備談論愿景的部分條件,而在前兩個層次是根本不可能的。
  有無愿景是區分企業家與商人的標志
  中國到底有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企業家?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我們從來都沒有給企業家下過一個明確的定義,既然沒有嚴格的定義,就很難把某位企業主或者經理人稱為企業家。記得幾年之前就有人說:中國有很多成功的商人,卻基本上沒有成功的企業家。盡管這句話有點刻薄,卻說明了這樣一種現象,那就是有遠大理想的中國企業家太少了。導致這樣一種結局的原因有兩方面:一方面是外因,即在企業家普遍缺乏安全感的情況下,人們只能急功近利,走一步看一步,因為不知道哪天會出問題;另一方面是內因,很多民營企業的成長速度太快了,機會造就了一大批生意上成功的企業,很多企業主還沒有擺脫貧困的陰影就在幾年之間暴富了,所以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正像人們常說的那樣,培養一個貴族需要三代人的時間,中國還沒有到出“企業貴族”的時間,我們還要耐心等待。
  我所理解的企業家就是那些有愿景,有理想,想著去改變世界、改變社會、改變環境的人,他們在實現了財務自由之后,已經沒有了生活上的困擾和家庭安全上的擔心,自然就會想著如何通過為社會作貢獻而揚名,為客戶提供獨到的價值而留名,這時候他們的追求逐漸往精神層面轉移。但是看看今天的中國企業,絕大多數還停留在抄襲、模仿階段,大家都在生產同質化的商品,看著什么暢銷就去做什么,看到什么賺錢就去做什么,不管自己是否有專長,也不管自己對一個行業是否了解,到頭來只能是跟別人搶市場。整個行業看似紅火,大家都賺錢,行業一旦波動,大家就都賠錢,這樣做的最終結局就是誰都別想賺錢,因為同質化產品太多了,令消費者無所適從,只能采用低價中標的模式去選擇,結果就出現了“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好好做產品的企業打不過假冒偽劣產品的制造者,于是大家一起墮落。看看我們周圍,有幾個企業有遠大的理想,愿意走自己的路,有追求,有目標?中國何時才能出現像蘋果、三星、索尼這樣的世界級企業?什么時候我們才能理解蘋果的創新基因,把做跟別人一樣的產品當做一種恥辱!千萬不要說我們的企業沒有資金,不要說我們沒有人才,更不要說我們沒有機會,所有的障礙都在大家的腦子里。當一個企業有了愿景,就知道去哪里找錢,去哪里找人才,去哪里找機會。
  愿景建立在自信的基礎之上
  一個企業什么時候才能談論愿景呢?必須是在大家都有自信之后,如果企業連最起碼的自信都沒有,一直看不起自己,就只能干點偷雞摸狗的勾當,我們的市場上就只能充斥著各種“山寨”產品。遺憾的是在中國自信的企業并不多,可自負的企業非常多。那么自信與自負到底有什么不同?可以說:謙卑的背后是自信,自負的背后是自卑。我認為,當國貨的價格高于洋貨的時候,當企業把最好的產品留給國人的時候,當人們以消費國貨為榮的時候,當人們不再把外國人稱為“外賓”的時候,當人們不在乎外國人怎么說我們的時候,就是我們有自信的那一天。每當看到國人對國內明星換國籍義憤填膺的樣子,我就會聯想到這個問題,為什么那么多國人如此激動?為什么要干涉他人最起碼的人權?因為沒有自信!因為羨慕、嫉妒、恨。每當看到別人換國籍了,馬上就想到他們不喜歡我們了,他們離我們而去了,于是只好用謾罵的語言去泄憤,去進行人身攻擊。把這個問題延伸到企業也一樣,在絕大多數中國企業里,老板都會認為“員工離職就是背叛”,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某個人與自己的想法不同,或者想離開,人們馬上就會理解為看不起自己,是一種背叛。試問:在這樣一種心態下如何談愿景?
  我為什么能和成千上萬的惠普老同事一樣,可以“笑著離開惠普”?因為惠普是一家為員工著想的公司,是一家有自信的公司,員工離職被視為正常現象,公司尊重每一個員工的選擇。本人在15年的時間里曾經三進三出惠普,而每次離開公司都會給我開歡送會,這是一種境界,是一種寬容。當然這也是一種開放的胸懷,每次我離開前,都會與頂頭上司面對面地直接溝通,問他們面對外面這樣一個個人發展的機會,我是否應該離開公司。有幾次他們說服了我,我就留下了,而沒有說服我的時候,我就選擇了離開,其他同事不會因為我選擇離開而恨我,更不會產生自卑心理,他們送給我的都是美好的祝愿。所以自信是一個企業、一個企業家成功的前提條件,企業家應當學會欣賞員工,感激員工。可是,有多少企業的老板對員工有感恩心理?很多企業的老板都認為是他們養活了大家,而不是大家養活了他們,有些企業整天讓員工唱《感恩的心》,就是提醒大家對企業要感恩,要知道有這樣一個飯碗不容易。每當看到這一幕,我都覺得好笑,不知道他們還會堅持多久。
  一般說來,自己快樂的人就喜歡別人也快樂,而自己不快樂的人也不希望別人快樂,因此,企業家要學會與員工分享成功,分享快樂。在我走訪過的很多家族型民營企業里,經常會看到這樣一種場景:公司停車場里停著很多豪華車,都是老板、老板娘、老板的親戚等人的,而經理人大多沒有私家車,普通員工們則是騎自行車,最多也就是騎個摩托車而已,兩極分化非常嚴重。大家想一下:在這種層次和境界的企業如何談愿景?
  還有一個問題,不能不談到,那就是在一個沒有信仰的環境中,談論愿景基本上是一種奢望,因為絕大多數人沒有信仰,結果必然是唯利是圖,因為人們不相信干了壞事會下地獄,更不相信會遭報應,所以無所畏懼,這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中國企業的健康發展。中國為什么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慈善家?因為還不到時候,現在很多人做慈善更多的是為了名,為了企業,當然還有為了自身的安全等目的,這與有信仰的人為了自己內心的安寧而默默地做慈善有著本質的不同。短期內中國不會出現比爾•蓋茨這樣的慈善家。
  很多企業發展到今天,已經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但是大多數仍停留在市場經濟的初級階段,也就是我所說的1.0階段,在這個階段大家關注的就是如何擴大規模,如何賺錢。什么為客戶創造價值,以市場為導向,幫助客戶解決問題等,更像是一些漂亮的口號而已。我們缺少愿意做隱形冠軍的企業,缺少耐得住寂寞、永遠不長大、永遠不上市的企業。這幾年來,我曾經為幾十家中等規模的民營企業做咨詢,做戰略,這些企業因為有遠大的理想和追求而愿意靜下心來做戰略,按照跨國公司的科學管理體系把企業未來的發展道路設計好。這些企業做了大多數企業不肯做的一項工作,就是打地基,這樣做需要有遠見,需要有愿景。我堅信這些企業早晚有一天會成為令人尊敬的企業,會取得更穩固的成功,因為他們有理想,有追求,只可惜這樣的企業在中國少得可憐。
  總之,愿景不是什么樣的企業都可以談,也不是什么時間都可以談,愿景首先應當落戶在那些以白領員工為主的知識型企業。對于那些加工制造業的、以藍領員工為主的勞動密集型企業來說,現在還不到談論愿景的時候。我們在引進西方的管理理念時一定要清楚前提條件和邊界條件,不要隨便照抄,更不要趕時髦,很多事情都該做,但是不同層次的企業做這些事情的順序不同,違背了這些規律就會出問題。盡管愿景不會解決大家今天面對的金融危機,但是愿景卻可以讓大家的心態平和下來,學會往遠處看。要知道:昨天的選擇導致了今天的結果,而今天的選擇將導致明天的結果。沒有遠慮,必有近憂!
 
關閉窗口
南國早報團購網   中國智業產業研究...   廣西媒體資訊網  
版權所有 : 廣西南寧沛祥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川速網絡
公司地址:南寧市明秀東路187號碧園數碼文化城四層4B012號  郵 編:530001
電 話:0771-3802887、15878751218(座機) 傳 真:0771-3802887
桂ICP備05009488號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凤凰娱乐城开户注册